网上十倍配资申请_十倍杠杆炒股开户_炒股十倍杠杆操作

行业巨变一年后,脱口秀回来了?

发布日期:2024-05-07 03:48    点击次数:88

“没想到踏出脱口圈之后,踏进的竟然是影视圈。踏进影视圈一抬头发现,怎么肉食动物和童漠男也在呢?”

比李诞直播带货卖穿戴甲更让网友震惊的,或许是徐志胜演起了古装男主角。

近期某古装网剧发布杀青物料,剪掉“逗号刘海”、自嘲“暴力丑学”的徐志胜在镜头前摆起架势,引发网友绝倒:“怀疑导演被他绑架了……”

男主角徐志胜。《侠客行不通》花絮视频截图

前两天,徐志胜在综艺《轻轻松松喜剧节》中提起跨界经历:“我说我也不会演戏呀,导演说没事,这个角色特别贴合你,他不好看!”

“女主角实在太难找了,导演都懵了,怎么一听和徐志胜搭,都找到工作了?还有女演员说只要不让我们演,我们可以带资不进组。”

自黑之余,徐志胜把“枪口”对准了同事:“人呀,还是应该有点工作!”

被调侃的何广智无话可说——毕竟过去一年里,这群脱口秀演员,是真的没活儿干呐!

徐志胜说脱口秀。视频截图

01

笑不出来的笑果文化

4月19日,综艺《轻轻松松喜剧节》开播,这档聚集了徐志胜、呼兰、何广智、杨蒙恩等熟悉面孔的节目,被视为一次脱口秀行业风波后的“尝试”。

成功与否暂且不提,但演员们对舞台的渴望那是毋庸置疑:呼兰开场第一句话是“我想死你们了”;毛豆调侃自己没工作,在家啃老被亲妈嫌弃;黄大妈一周两次脱口秀表演的“日程表”,让何广智和王勉“羡慕嫉妒恨”……

这样的现状,在一年前很难想象。彼时,《脱口秀大会》播到第五季依旧热度火爆,四位演员受邀登上兔年春晚。2023年4月21日,北京“笑果工厂”隆重开业,线下演出全面开花。手握内容、背靠平台、人才济济,笑果文化何等春风得意,是行业内当之无愧的领头羊。

微博截图

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。2023年5月15日,笑果文化脱口秀演员House发布微博道歉,称将停止一切演艺,深刻反省,重新学习。此后,笑果文化接到有关部门通知,被要求暂停在北京、上海等地的演出,罚款金额超一千万元。迄今为止,笑果文化线下演出仍未恢复。

“脱口秀不是法外之地”,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中,法律学者罗翔的一句调侃,竟一语成谶。

近日,记者来到隆福寺大厦一层。原本灯火辉煌的北京“笑果工厂”已锁门断电,内部一片漆黑,外部的“笑果元素”被基本拆除。大厦前台物业人员称,该剧场此前曾出租给笑果文化,但对方现已退租,故大厦将场地收回:“从‘那件事’之后,笑果的人基本就不来了,电都给拉了,里面的装修还没动。”

“但这个地方,已经不属于笑果了。”

一场意料之外的风波,让北京“笑果工厂”运营不足一月便宣告停业。笑果文化布局首都业务的雄心壮志,与这座曾经承担开拓重任的“工厂”,都提前寿终正寝。

02

脱口秀演员如何再就业?

天眼查信息显示,今年3月,上海笑果演艺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笑果文化创始人叶烽卸任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,由张瑛婕接任。

创始人卸任的消息,让外界猜测四起。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目前庞博、豆豆等头部演员已出走笑果,大量边缘演员解约。脱口秀演员于心(化名)告诉记者:“业内流传笑果已经快解散了,经纪部门被裁了,做节目的部门也散了。”

就以上种种,记者询问笑果文化工作人员,对方表示:现阶段不方便透露这些信息。

笑果文化的业务停摆,给行业带来一阵飓风。原本已在筹备的《脱口秀大会》第六季胎死腹中。最具知名度的节目停播,“断粮”近一年,像“李雪琴”一样风险意识拉满,早早布局事业,演戏综艺两开花的局外人少之又少。临时另谋出路,成了演员们最好的选择。

豆豆化名“小胡”,进军话剧;徐志胜参演备受瞩目的《庆余年》第二季;2024年1月,电影《年会不能停》成为院线黑马,童漠男、肉食动物、Rock等表现亮眼。

此外,呼兰、庞博、杨笠等人入场综艺,用“小小的幽默”逗乐观众;李诞日常坐镇各色节目,充当评委、观察员之余,他还入局直播带货,卖起了羊肉串和花衬衫……

直播带货的李诞。小红书截图

脱口秀演员魏阳(化名)告诉记者,大量笑果文化演员正低调开启商演之旅:“现在各地俱乐部纷纷邀约笑果演员,有名的给一个顶格费用,比如三五万演一场,没太多名气的人可能要分账提成。”

票务软件显示,何广智、孟川、小佳、童漠男等演员正积极与上海、杭州、西安等各地厂牌合作,参与脱口秀专场或拼盘演出。这些演出宣传默契避开“笑果”字眼,主打演员本人。票务价格多从180-880不等,虽不复此前一票难求的盛况,但基本也能维持较高上座率。

不少线下观众调侃:段子的质量高了不少,果然行业越惨,内容越满。

何广智、毛豆参与拼盘演出。猫眼截图

03

行业、观众呼吁脱口秀综艺回归

“流动性的脱口秀演员很常见,只是大家没想到,曾经‘最稳定’的笑果文化旗下演员,如今也需要天南海北四处‘走穴’。”郑州某脱口秀俱乐部主理人曹方(化名)感叹道。

不过,他强调,比起尚且“有选择”的笑果系演员,行业内普通演员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大:“很多笑果演员能上综艺、拍电视剧,但大部分演员都很穷,每天挣那点演出费,可能一年到头东奔西跑,休息不了几天。”

因此,曹方非常理解那些转行的人:“大家要工作、要生活,靠全职说脱口秀是活不下去的。”

常驻于北京猫头鹰喜剧等知名厂牌的肖畅(化名)告诉记者,去年5月,北京上海所有的脱口秀演出基本停摆,有关部门对每个俱乐部的报批文件进行重新审查。很多刚从疫情缓过来、准备挣钱的俱乐部或迫于经济压力,或不再看好行业前景,纷纷选择撤退。

“现在北京的演出比巅峰时少了至少一半。”肖畅直言,他认识的不少脱口秀演员从全职转为了兼职,也有人彻底离开了这个行业:“去送快递、送外卖的都有,也有人做回了自己原来的老本行,当记者啥的。”

肖畅分析,线上节目的停播是市场下行的主要原因:“本来每年《脱口秀大会》播出都会带一波票,哪个选手火了,又能带一波。”曹方也有相同看法,“如果没有《中国有嘻哈》,说唱也许还是地下文化。脱口秀毕竟是个小众行业,线上流量的加持带动线下的发展,大家看了节目,才会到剧场看演出。”

不仅如此,众多观众也对脱口秀类综艺的回归翘首以盼。灯暗下,戏落幕,台上人黯然退场,本是自然而然——但2024年,脱口秀行业似乎有望再次亮起灯来。

微博截图

《轻轻松松喜剧节》以外,三档大型综艺《单口喜剧和漫才大赛》《单排喜剧大赛》《脱口秀和TA的朋友们》也排上日程。其中,《脱口秀和TA的朋友们》更是凭借大量笑果系演员的阵容优势,高调打出“脱口秀回来了”的口号。

不难看出,对于脱口秀行业来说,2024年是充满希望的一年。而对于“再就业”的笑果文化来说,放弃《脱口秀大会》IP优势,释出大量人员参与新综艺,或许是一次全新“自救”。

然而,能否成功扭转大众的负面印象,不仅仅取决于新节目的质量。或许,保持做人的原则,恪守从艺的艺德,清正自持,洁身自爱,才是脱口秀行业自救最高明的招数。